都贵玛:草原母亲,大爱无疆 | 功勋

2019年9月06日09时20分内容来源:中国之声

一寸新芽上,有盎然的春意;一声蛙鸣中,有丰收的芳香;一滴露珠里,有太阳的光辉……一个个家门口的变迁,凝结成960万平方公里的蓬勃与兴盛。


家?#20146;?#23567;国,国是千万家。我家门前?#20146;健?#37027;条河、那段路的点滴变化,随历史车轮一起滚滚向前,汇聚成浩浩汤汤的时代潮流,为共和国的70米长卷留下浓墨重彩的篇章。


从今天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推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报道《我家门前》,记录我家门前的昨天与今天,见证共和国的成长和繁荣。

第一篇

《我家门前的溜索》



“原先过河靠人推船,

死活看人的命”


布拖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下辖的一个县。金沙江从县东边的龙潭镇冯家坪村流过,直线距离400米的江对岸,是云南省巧家县的鹦哥村。2018年之前,连接两个村庄的,是两根直径32毫米的溜索上,挂着的溜箱。

不好说是云太低,还是溜索太高,两根直径32毫米?#27597;?#32034;透过云层,通往巧家鹦哥


这个不到两平方米的溜箱里,搭过外出求学的博士,装过锅碗瓢盆牛马羊,载过沙子水泥和砖瓦,坐过数不清的新娘子和她们的嫁妆。在过去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陈先忠家门口的这道溜索,架起了两岸村民往来的全部。


48岁的陈先忠?#26377;?#29983;活在冯家坪。他觉?#31859;?#24049;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虽然绝大部分亲戚都在金沙江对面的云南巧家县。


陈先忠:“老一辈儿人是1968年从云南对面的山上搬过来了,我有六姊妹,只有两个是那边出生的。我们的亲戚基本上都在云南那边,?#36879;?#30528;一条河。”

中国之声记者跟随村民陈先忠体验号称“亚洲第一高溜”的鹦哥溜


陈先忠记得,小时候,他和兄弟姐妹们跟着父母过江走亲串友,只有一种选择,乘坐人力推船。


陈先忠:“那时候我?#20146;?#33337;要跑下河边,那种木船是靠人工推的。那时候坐船,在途中的时候你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是活的还是死的。在这边儿上了船了,但是在那边儿下不下得了船,不知道。亲戚在云南,不可能说是我不去,我怕死。反正不管死活拼起个人的命运吧。”


一丈来长的木船,坐三?#27597;?#20154;,得六个小伙子才能推过江。就这,还有“几不推”:人少了不推、晚上不推、涨水的时候不推。


就在这片水域,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接连发生过两起人工推船翻到江里的事?#30465;?/p>


“有了溜索后,

云南的女娃才敢嫁过来”


1999年,江两岸十户村民集资,建起了这条480米长,横跨金沙江的溜索。此前的人力推船宣布“退休”。


陈先忠:“开头的时候溜索还是靠人工拉,我都拉过。像我那时候体质好,现在就只敢在这个箱子外边和边上?#28982;?#19968;些动作给你看。你要想?#36947;?#30528;,肯定是没有这种胆量了。”


在江边的溜索上,陈先忠向记者演示怎么站在直径32毫米?#27597;?#19997;上,推着溜索过江。


陈先忠:“就是这样子,两只脚踩在钢?#21487;?#19978;面,身子在溜箱里头,这样脚一用力,它就往前面走了。全靠?#29275;?#33050;一走它就往前走了。一般都是两个人来推,那边一个,这边一个。两个人一般只能推三个人。”


陈先忠向记者演示如何人力推溜索


脚劲、手劲、胆量,缺一不可。陈先忠说,这活儿太考验人,后来,就?#27809;?#22120;来带动溜箱,一?#25991;?#36807;得去五个人。


陈先忠:“木船的时候,云南那边的女娃都不敢嫁到我们四川这边来,就是因为这条河。后面这个溜建起来之后,才有那边的女娃儿嫁到我们这边来。对于我?#20146;?#20146;串友,比那时候坐那个烂木船要好太多了,这就是社会的发展,一步一步的,一天比一天要好起来的。”

布拖县冯家坪村村民陈先忠说,在大桥没通车以前,这个溜可起了大作用 摄自 俄底尔以


“好了还想更好”,

才是发展的原动力


好了还想更好,或许,这才是国和家不断前行的原动力。


新闻播报:“鹦哥大桥全长385.5米,宽9米,跨越金沙江,与江面的垂直距离为200米左右今后,位于云南省巧家县茂租镇鹦哥村与四川省布拖县龙潭镇沿江村的村民出行,将?#36745;?#20381;靠全长约480米的溜索……”

鹦哥大桥

2018年7月10号,鹦哥大桥建成通车,这座桥距离陈先忠家门口的溜索只有几百米


2018年7月10号,被誉为“亚洲第一高溜”的鹦哥溜索?#37027;?#39033;目鹦哥大桥建成通车,这成为四川全面结束“溜索时代”的标志,这座桥距离陈先忠家门口的溜索只有几百米。


陈先忠:“现在有这个?#29275;?#20320;像这些人去回娘家,把猪儿喂了之后去,转脸吃过饭回来,还能赶上喂猪。对我?#20146;?#23385;后代的好处,那不是一?#21069;?#28857;的。大桥也不收钱,这个可?#36816;?#20849;产党投资,真正是为了我们。”

陈先忠说,有了这个?#29275;?#23233;到布拖的巧家媳妇回娘家前喂了猪,在娘?#39029;?#32610;饭,回来还赶得上喂猪 摄自 俄底尔以


陈先忠说,儿子是没见过他小时候坐过的小木船。


陈先忠:“船没见到过,他现在才二十几岁,他没出生的时候就有这个溜索了。溜索他肯定?#20146;?#36807;的,反正有事情都必须?#31859;?#36825;个溜才能过得去。孙子回来过两次都没有带他去做过,带着见过。他年龄小,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比?#19968;?#32966;子大。他们这修桥的时候,最先做了个临时的便?#29275;?#36825;个便桥我走在上面都觉得有点害怕,但是我们那个孩子呢,始终不知道害怕,他在上面大摇大摆的跑来跑去。”

修建并?#23548;?#31649;理近二十年溜索的蒋世学说,大桥通车了,他终于不?#22969;?#22825;提心吊胆了


如今,在成都生活的儿子,也有了儿子。四岁的小?#19968;?#33258;然是没见过爷爷当年坐过的船,见了爸爸当年坐过的溜索,?#25346;?#19981;害怕,只是,他再也用不着溜过江了。

我家门前有座?#29275;?#20174;此,村里的新房多了起来。


冯家坪村?#20061;?#21556;小艳:“嫁过来有十多二十年了,以前我来的时候这边都是土房,他们修房子都很艰难的,你看桥修通了,现在拉砖各方面都比?#25103;?#20415;了,你看现在你看那些修房子的不是很多嘛。”


我家门前有座?#29275;?#20174;此,江上的溜索,成了历史。


主?#20013;?#24314;溜索的鹦哥村村民蒋世学:“现在溜?#37027;牛?#22823;车小车都能到我们家门口儿了。我想去哪里玩儿,我坐个车就去了。这个?#20849;?#22909;哇,这个桥修好了我才幸福了。”


主创人员


总监制:蔡小林

总策划:高 岩

审 稿?#27627;?#38054;、刘黎

记 者:肖源、?#24544;?#36229;

新?#25945;澹?#24352;乔雪

旁 ?#31069;?span style='font-family: mp-quote, -apple-system-font, BlinkMacSystemFont, "Helvetica Neue", "PingFang SC",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UI", "Microsoft YaHei", Arial, sans-serif;'>白杰戈

制 作:单丹丹

特别鸣谢:凉山州委宣传部、布拖县委宣传部


最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自由精神送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