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貴瑪:草原母親,大愛無疆 | 功勛

2019年9月06日09時20分內容來源:中國之聲

一寸新芽上,有盎然的春意;一聲蛙鳴中,有豐收的芳香;一滴露珠里,有太陽的光輝……一個個家門口的變遷,凝結成960萬平方公里的蓬勃與興盛。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我家門前那座山、那條河、那段路的點滴變化,隨歷史車輪一起滾滾向前,匯聚成浩浩湯湯的時代潮流,為共和國的70米長卷留下濃墨重彩的篇章。


從今天起,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之聲推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別報道《我家門前》,記錄我家門前的昨天與今天,見證共和國的成長和繁榮。

第一篇

《我家門前的溜索》



“原先過河靠人推船,

死活看人的命”


布拖是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下轄的一個縣。金沙江從縣東邊的龍潭鎮馮家坪村流過,直線距離400米的江對岸,是云南省巧家縣的鸚哥村。2018年之前,連接兩個村莊的,是兩根直徑32毫米的溜索上,掛著的溜箱。

不好說是云太低,還是溜索太高,兩根直徑32毫米的鋼索透過云層,通往巧家鸚哥


這個不到兩平方米的溜箱里,搭過外出求學的博士,裝過鍋碗瓢盆牛馬羊,載過沙子水泥和磚瓦,坐過數不清的新娘子和她們的嫁妝。在過去近二十年的時間里,陳先忠家門口的這道溜索,架起了兩岸村民往來的全部。


48歲的陳先忠從小生活在馮家坪。他覺得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四川人,雖然絕大部分親戚都在金沙江對面的云南巧家縣。


陳先忠:“老一輩兒人是1968年從云南對面的山上搬過來了,我有六姊妹,只有兩個是那邊出生的。我們的親戚基本上都在云南那邊,就隔著一條河。”

中國之聲記者跟隨村民陳先忠體驗號稱“亞洲第一高溜”的鸚哥溜


陳先忠記得,小時候,他和兄弟姐妹們跟著父母過江走親串友,只有一種選擇,乘坐人力推船。


陳先忠:“那時候我們坐船要跑下河邊,那種木船是靠人工推的。那時候坐船,在途中的時候你都沒有感覺到自己是活的還是死的。在這邊兒上了船了,但是在那邊兒下不下得了船,不知道。親戚在云南,不可能說是我不去,我怕死。反正不管死活拼起個人的命運吧。”


一丈來長的木船,坐三四個人,得六個小伙子才能推過江。就這,還有“幾不推”:人少了不推、晚上不推、漲水的時候不推。


就在這片水域,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曾經接連發生過兩起人工推船翻到江里的事故。


“有了溜索后,

云南的女娃才敢嫁過來”


1999年,江兩岸十戶村民集資,建起了這條480米長,橫跨金沙江的溜索。此前的人力推船宣布“退休”。


陳先忠:“開頭的時候溜索還是靠人工拉,我都拉過。像我那時候體質好,現在就只敢在這個箱子外邊和邊上比劃一些動作給你看。你要想說拉著,肯定是沒有這種膽量了。”


在江邊的溜索上,陳先忠向記者演示怎么站在直徑32毫米的鋼絲上,推著溜索過江。


陳先忠:“就是這樣子,兩只腳踩在鋼絲繩上面,身子在溜箱里頭,這樣腳一用力,它就往前面走了。全靠腳,腳一走它就往前走了。一般都是兩個人來推,那邊一個,這邊一個。兩個人一般只能推三個人。”


陳先忠向記者演示如何人力推溜索


腳勁、手勁、膽量,缺一不可。陳先忠說,這活兒太考驗人,后來,就用機器來帶動溜箱,一次能過得去五個人。


陳先忠:“木船的時候,云南那邊的女娃都不敢嫁到我們四川這邊來,就是因為這條河。后面這個溜建起來之后,才有那邊的女娃兒嫁到我們這邊來。對于我們走親串友,比那時候坐那個爛木船要好太多了,這就是社會的發展,一步一步的,一天比一天要好起來的。”

布拖縣馮家坪村村民陳先忠說,在大橋沒通車以前,這個溜可起了大作用 攝自 俄底爾以


“好了還想更好”,

才是發展的原動力


好了還想更好,或許,這才是國和家不斷前行的原動力。


新聞播報:“鸚哥大橋全長385.5米,寬9米,跨越金沙江,與江面的垂直距離為200米左右今后,位于云南省巧家縣茂租鎮鸚哥村與四川省布拖縣龍潭鎮沿江村的村民出行,將不再依靠全長約480米的溜索……”

鸚哥大橋

2018年7月10號,鸚哥大橋建成通車,這座橋距離陳先忠家門口的溜索只有幾百米


2018年7月10號,被譽為“亞洲第一高溜”的鸚哥溜索改橋項目鸚哥大橋建成通車,這成為四川全面結束“溜索時代”的標志,這座橋距離陳先忠家門口的溜索只有幾百米。


陳先忠:“現在有這個橋,你像這些人去回娘家,把豬兒喂了之后去,轉臉吃過飯回來,還能趕上喂豬。對我們子孫后代的好處,那不是一星半點的。大橋也不收錢,這個可以說共產黨投資,真正是為了我們。”

陳先忠說,有了這個橋,嫁到布拖的巧家媳婦回娘家前喂了豬,在娘家吃罷飯,回來還趕得上喂豬 攝自 俄底爾以


陳先忠說,兒子是沒見過他小時候坐過的小木船。


陳先忠:“船沒見到過,他現在才二十幾歲,他沒出生的時候就有這個溜索了。溜索他肯定是坐過的,反正有事情都必須得坐這個溜才能過得去。孫子回來過兩次都沒有帶他去做過,帶著見過。他年齡小,他也不知道什么是害怕,比我還膽子大。他們這修橋的時候,最先做了個臨時的便橋,這個便橋我走在上面都覺得有點害怕,但是我們那個孩子呢,始終不知道害怕,他在上面大搖大擺的跑來跑去。”

修建并實際管理近二十年溜索的蔣世學說,大橋通車了,他終于不用每天提心吊膽了


如今,在成都生活的兒子,也有了兒子。四歲的小家伙自然是沒見過爺爺當年坐過的船,見了爸爸當年坐過的溜索,倒也不害怕,只是,他再也用不著溜過江了。

我家門前有座橋,從此,村里的新房多了起來。


馮家坪村婦女吳小艷:“嫁過來有十多二十年了,以前我來的時候這邊都是土房,他們修房子都很艱難的,你看橋修通了,現在拉磚各方面都比較方便了,你看現在你看那些修房子的不是很多嘛。”


我家門前有座橋,從此,江上的溜索,成了歷史。


主持修建溜索的鸚哥村村民蔣世學:“現在溜改橋,大車小車都能到我們家門口兒了。我想去哪里玩兒,我坐個車就去了。這個還不好哇,這個橋修好了我才幸福了。”


主創人員


總監制:蔡小林

總策劃:高 巖

審 稿:劉欽、劉黎

記 者:肖源、賈宜超

新媒體:張喬雪

旁 白:白杰戈

制 作:單丹丹

特別鳴謝:涼山州委宣傳部、布拖縣委宣傳部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自由精神送彩金
大发pk10赢钱技巧 pk10计划群 江苏快3开奖遗漏 北京赛车pk开奖网址 东方汇赢配资 贵州11选5 用上期平码怎么算下期一肖 四川麻将血流成河怎么赢的多 山西11选5技巧 走势图 虎扑nba比分直播 湖北麻将如何算账 篮球运动 科乐长春麻将对宝窍门 北京pc蛋蛋怎么看大小单双走势 新疆35选7开奖时间 网上赚钱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