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士襠部增大史

2019年9月05日11時59分內容來源:游戲研究社

拉尼亞多(Ehud Arye Laniado)曾因向香港富豪售出一顆全世界最貴的鉆石“約瑟芬藍月亮”而轟動一時,但最后卻因自己另一個寶貝而喪命。


今年早些時候,英國《每日郵報》傳來一則沉痛的消息,當地的鉆石大亨拉尼亞多在“男士增大”手術期間死亡,死亡原因是由于向大寶貝注射藥物后引發的心臟病發作。


至于為什么拉尼亞多會在自己65歲高齡的時候去選擇做這樣一個面子工程,他生前的一位好友分析:“拉尼亞多很在意別人對他外在評價”。他推斷是因為這樣的性格導致了這次的慘劇。


據報道,拉尼亞多擁有價值超過3000萬英鎊的摩納哥最昂貴的頂層公寓,以及位于洛杉磯郊區的一所房子。平日里,他總喜歡在這里與模特和名人一起來瓶瑪歌莊園的酒。


但這一切都被自己的那份“小虛榮心”葬送了。



從懵懵懂懂有性別意識起,很多男孩就開始熱衷起這種“比大小”的游戲,但這個游戲的殘酷性就在于,玩家幾乎無法靠自己的努力改變游戲進程,一次失敗的羞辱幾乎會伴隨他們一生。


但是像拉尼亞多先生一樣有勇于嘗試的冒險精神,愿意冒生命危險用藥物和手術給兄弟拔高的人又是少數。當內增高充滿風險和變數的時候,一些男士開始在這場虛榮心的游戲中選擇“彎道超車”。


他們相信,既然大家只是比外在的大小,那么只要“看起來”能贏就夠了。


如果試圖去追溯這種思潮的源頭,你會發現至少在幾百年前,一些機智的男性朋友就開始對襠部顯大這個問題進行充分的實踐了。



1

亨利八世的野望


即便歷朝歷代的男性們都有相同的愿望,但“顯大”這種訴求對文明人來說畢竟還是一件羞于啟齒的事,相關對戰全憑電光火石之間的眼神交流,勝者敗者都對此都心照不宣。


然而,這種暗斗的默契卻在歐洲的15-16世紀期間被打破,回過頭來品味那個時期的人物肖像,常會有人會對當時男性貴族們襠部凸起的時尚造型感到迷惑。



說來奇怪,這種明顯會突出男性性別特征的裝飾,最初出現的本意是為了掩蓋。


15世紀,歐洲貴族的上衣服裝流行趨勢開始向短款、精致方向側重。像下面亨利八世這張肖像圖這樣,更短的裙擺和披風可以露出更多的腿部以修飾身材。


亨利八世


穿短裙固然美麗,但男人們也有他們的煩惱。


貴族們的下半身服裝多仰仗兩條長筒襪與短款上衣的連接,由于那個時候還沒有短褲內衣的穿法,因此各位長官的襠部常處于真空狀態,一有風吹草動或者騎馬登臺等危險動作,難免會有些尷尬。


為了應對時尚的變化,為了隱藏男士的敏感部位,一種革命性的服裝改革誕生了——Codpiece。你可以把這個東西理解為一種遮羞布,它的底端縫在兩腿的長筒襪上,兩角固定在上衣上以作支撐。


Codpiece


這個類似比基尼的三角布料在今天看起來依然羞恥,但已然是人類社會文明程度提升的一個重要標志。


只是,這樣一件好事后來卻變了味。


Codpiece流行開之后,原本隱約曖昧的襠部大小問題等于直接被搬到了臺面上,于是一場不可避免的斗爭開始在貴族間悄悄上演。


這件內搭本像胸衣一樣,需要根據穿戴人的自身型號來制定不同的剪裁尺寸,但因為沒有貴族愿意承認自己用的是小號的Codpiece,于是以亨利八世為首的貴族開始破壞默契,想方設法在里面塞東西夾雜私貨。


最終這個用于隱藏他們的敏感部位的Codpiece,成為他們光明正大顯露自己“優勢”的借口。之前的默契暗斗升級為明面上的公開較量。


依樣學樣的其他貴族也開始在其中塞入填充物“中飽私囊”。而上頭了的亨利八世,甚至開始在他的戰斗盔甲上,也裝上一塊閃閃發光的codpiece。還要求一些戰士的盔甲配備金屬制的Codpiece。


亨利八世1540年制作的盔甲


費迪南德一世1549年制作的盔甲

(從時間上可以看出愈演愈烈的趨勢)


上行下效,在16世紀中期,這些Codpiece膨脹到難以想象的比例。不遺余力加大尺寸的同時,人們還開始用奢華的絲綢天鵝絨,寶石或刺繡為這塊布料進行裝飾。即使是年輕男孩也不得不為了形象穿戴它并偷偷加料。


魯道夫二世,后來的神圣羅馬帝國皇帝


更有甚者,還會為這件裝飾品刻上奇怪的花紋,把自家小兄弟紋上臉孔,當親兄弟看待。


16世紀的金屬Codpiece

(這大概是《異形》最早的靈感)


但普通人對這種無意義的較量顯然難以接受。這樣一個“哲學”的東西,首先引發了哲學家的不滿。


當時的大哲學家蒙田(Montaigne)對Codpiece評價道:“這種玩意既空洞又沒有意義,咱小老百姓提都不好意思提,他們卻把這個公開地露出來炫耀。”


值得注意的是,蒙田自己也用Codpiece


顯大本應是一件被動且私密的事,如果所有人都掌握了顯大秘方,必然會造成市場混亂而失去其本來的意義。說到底,這樣一個被點歪科技樹的東西存在的基礎,是基于時代的發展和個人喜好,但這兩點都沒有足夠的穩定性。


因此到了亨利八世之后的伊麗莎白一世統治時期,隨著貴族服飾設計逐漸女性化,這種奇怪的裝飾品設計開始呈縮小趨勢,直至進化成普通的內衣。



2

貝克漢姆的煩惱


男生們虛榮的小念頭就這樣被壓制了數百年之久,一直到20世紀30年代,男士內衣也一只是一件普通的帶松緊的貼身褲,直到有人再次出來打破這份寧靜。


1935年,老牌內衣廠商Jockey推出了一款專門為男士設計的內衣“模型1001”,它用開創性的倒Y字型縫合方式,聲稱可以“給男性特殊的關懷”。由于“模型1001”的重疊面料和創新的剪裁方式的確給人非常舒適的穿著體驗,當時這款內衣曾在幾周之內就售出了12000件,轟動整個美國。


但人們最終記住的還是它所附帶的額外功能——這種倒Y字型縫合方式可以讓男士的襠部顯得更加突出。FASHION TALKS曾對此評價道:在“突出男性特征”這一點上,Jockey這次的設計是革命性的。



察覺到商機的Jockey后來更是將自己產品的這份“特殊功能”進一步強化。


他們在60年代推出了一款以“新鮮、大膽”為口號的比基尼風格的男士內衣產品,這款產品盡可能地削減了男士內衣的多余布料,當時的人們稱這種做法是:“向色情雜志中的男性內衣那樣大尺度地邁進”。


Jockey當時的男士內衣產品,這種設計在當時是非常“前衛”的


如果以現代人的眼光去審視那個時候的“大尺度”內衣,顯然會覺得有些夸大其詞,但之所以現在人們看這種造型覺得稀松平常,也正是因為這款三角造型的男士內衣在當時過于流行,以至于成了后來內褲剪裁的一種標準。


英國記者羅德尼·貝內特當時看到這個產品興奮地說:


“雖然依然保持了隱蔽性,但這已經意味著像15世紀的Codpiece那樣,男性自我展示的權利,再次回到我們手中!之后還悄悄找補了一句,“如果男士們愿意的話”。


男士們顯然是愿意的。Jockey內衣不斷暢銷的同時,在商品美學領域頗有建樹的沃爾夫岡·弗里茨·豪格提出的,“突出襠部可以增加人們對內衣的購買欲望”的論點也逐漸成了一個業界共識。


于是沉寂了數年之久,一直在暗流涌動的襠部顯大的戰爭再一次被擺到明面上。


這一理論的應用在1993年CK(Calvin Klein)的內衣廣告中達到巔峰。為了推廣自己的新品男士內衣,CK與馬克·沃爾伯格合作拍攝的廣告進一步對男性特征進行突出:



這種過火的宣傳方式遭到英國廣告標準局(ASA)的反對,他們要求CK下架該廣告,理由是——“模特襠部尺寸不合適”。


但是在可觀的銷量面前,商人們自然不愿放棄這種天然帶量的宣傳方式。2007年意大利品牌安普里奧·阿瑪尼再次來挑戰男士襠部。這次他們請來當時炙手可熱的貝克漢姆為內衣代言。


據統計,這則廣告的出現使該款內衣的銷量上升了30%:



但樹大招風,很快他們的廣告也被人們挑出毛病。由于照片中貝克漢姆襠部看起來過于突出,于是,一個“貝克漢姆在褲襠里塞東西”的小道消息不脛而走。


2010年1月21日下午1:30,貝克漢姆墊襠的坊間傳聞終于得到證實。


意大利的一位電視主持人埃琳娜趁貝克漢姆接受采訪期間襲擊了他的襠部,當警察把埃琳娜從人群中拉開的時候,她面向其他正在采訪的攝像機喊道:



“我摸了摸,它很小。大衛,你騙了我們。你用了什么?棉花?這是個騙局。”



面對輿論壓力,安普里奧·阿瑪尼的工作人員只能出面承認,那張照片的襠部是經過PS處理過后的結果。


但男士內衣廠商們依然不依不饒地喜歡找貝克漢姆撐場。


2012年道德衛士英國廣告標準局(ASA)再次出面,以“不適合未成年人觀看”“襠部尺寸不實”為由要求H&M下架與貝克漢姆的合作廣告。



被接連挑戰尊嚴的貝克漢姆非常委屈,他對此公開表態稱:



“我從來沒在內褲里塞過襪子,也沒塞過其他的填充物,而且說實話,關于那個地方,我還從來沒到需要借助外力夸大的時候。”



雖然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但在那之后,貝克漢姆再也沒有參加過敏感服裝的廣告拍攝。但墊襠風波后續的影響力并沒有隨之減弱。


2015年,CK再度出山搞事,這次延續貝克漢姆墊襠香火的是賈斯汀·比伯。


廣告海報放出后,“塞棉花”“塞襪子”的聲音再次甚囂塵上,有新聞機構甚至收到了號稱“未經PS的原圖”,并放出與最終海報進行比照。



賈斯汀對此沒有發表評論,但媒體們都在傳,說賈斯汀心情非常不好。


風波期間,E!News正巧獲得了貝克漢姆的專訪機會,他們在采訪時問及他對賈斯汀內衣廣告的感想,貝克漢姆不吝溢美之詞,說內衣廣告里的賈斯汀:“很帥”。


但在媒體追問他是否也有可能繼續接內衣廣告的時候,時年40歲的貝克漢姆一邊說著感謝的話,一邊笑著謙虛的說:



“不過我年紀有點大了




3

普通網民的睿智


廣告商一遍又一遍地在危險的邊緣試探,一是為了銷量,再也是為了維護合作明星的榮譽。而這一切的起因還是源于男性朋友們把自己另一位兄弟視作“尊嚴”的普世價值觀。


想讓他們放棄“提升尊嚴”的權利似乎永遠不可能。無論是中學伙伴間“自報家門”暗自較量時,還是微博、論壇帖子下互相攻心時,他們口中人均長度能繞腰一圈的扭曲數值,其實早就讓這種比較失去了意義。


但直到9102年,依然有不少自作聰明的男孩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妄圖通過投機取巧贏在起跑線上:



當我看到這樣的商品也不由得感嘆,當今時代最美好的地方就是可以滿足任何個體冷門的小小需求,讓人活得充滿“尊嚴”。


類似的產品在淘寶上有很多,大小造型也各式各樣,從單個店鋪上千份的總銷量看,擁有這種訴求的人不在少數。


但這并非是無意義的。


他們有的從這份“虛假繁榮”中,找回了往日的自信。



他們有的反復購入,把墊襠當成了生活剛需的一部分,面具戴久了,也就摘不下來了。


“上班很多顧客盯著看”


通過一個個小伙們滿足的言語,我仿佛能穿透到他們的腦海,看到他們想象中的那個被大姐姐環繞的美好畫面,以至于讓我都不忍心再通過言語打破男孩們的美夢。


畢竟抱有這種幻想的并不只是屬于他們的個例。從古至今,從帝王到明星,再到每一個平凡的男孩,襠部顯大的重要性似乎自從出生起就已經植入了他們的靈魂之中。往褲襠里塞東西的他們,只是想更從容地面對人生罷了。


這無可厚非,反正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早就所剩無幾。




*本文原載于公眾號“地球人研究報告”。

最值得關注的微信公眾號

自由精神送彩金
qq麻将好友房作弊软件 棋牌开元 天天爱海南麻将修改器 中奖率99%的新十一选五技巧最新 广东36选7好彩1 甘肃快3遗漏号查询 英超赛程表 手机版喜迎棋牌游戏 安徽乐乐麻将app下载 陕西快乐10分中奖奖金 宝石探秘财富加倍 腾讯分分彩技巧栈泛云dx速12捷 西甲赛程榜 棋牌下载? 下载长沙麻将免费版 陕西快乐10分几点开始几点停止